花羅漢起源說明

 

慈鯛羅漢的魅力
慈鯛羅漢—這個名字在水族界掀起了熱潮,不僅獨佔鰲頭而且佔據了在水族界裏無法抹煞的地位,這股後勢一看漲之慈鯛羅漢熱潮,令原本已瀕臨衰退的水族業大放異彩,起死回生,不但跨越種族,也跨越了國界。一隻全身佈滿驚心動魄的魅力,色彩變化莫測且具有藝術美感而使人看了嘆為觀止的獨特紋路;據悉,它的身體不時會顯現若隱若現的數字或華文字體,令不少人因此而發了筆橫財,此消息不脛而走,頓時令此魚價值連城,身價百倍。(轉載自馬來西亞慈鯛羅漢 2002一書,特此致謝!)
 
花羅漢起源
提到花羅漢的起源,就不能不提當初創造出花羅漢的原生種魚類。所有對花羅漢有興趣的魚迷們都該了解,花羅漢是雜交出來的人工改良品種,較為大家了解的部份為金剛鸚鵡與青金虎(Cichlasoma trimaculatus,台灣稱七彩藍火口)再次改良出的。金剛鸚鵡本身就已是雜交魚,由台灣業者以紅魔鬼(cichlasoma citrinellus)雜交改良過的紫紅火口(cichlasoma synapila )。然後再以此之子代另外雜交如:金錢豹(cichlasoma carpintis)、青金虎(cichlasoma trimaculatus)等原種慈鯛,才會出現這麼多變的外觀。
事實上這幾種原產於中、南美洲的中大型慈綱,在數年前都被歸類為麗體魚屬(Ciu hlasoma),但現今在分類學科技的進步下,已被魚類學家細分為不同的屬別,此時或許有人會提出疑問,為何不同屬之間的魚在雜交後的子代仍具繁殖能力?其實這樣的結果,可能來自於這些魚因長年地理區隔下,在外觀的表現上已產生很大的不同,但這樣的地理區隔,卻並不足以改變其原有的繁殖模式,也就說雖然這些魚外觀看起來不相同,但是在 DNA的序列上可能是十分接近的,所以當這些魚在雜交之下的子代會有生殖能力,而子代之間自交也能再次生產子代。當然,真正的原因還是有待分類學家再進一步的研究,或進行DNA序列的交叉比對,或許會有更驚人的發現.到時後,目前這些中、南美洲的中大型| 慈綱的分類,說不定會有突破|性的改變,總之以比較科學的角度來看,花羅漢的繁殖模式,真的相當特殊,也值得學界與業界做更深入的研究。因此,在尚未通徹了解之前,筆者認為當初被歸入麗體魚屬的品種,都有機會拿來當作花羅漢改良的原種魚,並期待魚迷們多多嘗試。
 
花羅漢旋風
花羅漢這條魚屬美洲慈鯛科魚的雜交種,對於曾經盛行過飼養慈鯛魚類的國家而吉(不管在日本、台灣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的水族前輩),都認為這條魚在水族市場是沒有前途的魚種。因此,當牠三年前在檳州被創作出來時,由於種種市場因素,令許多業內行家不看好此魚,很多水族老前輩甚至還預吉不出一年,這條魚就會從市場消失。如今不但沒消失,相反飼養熱潮有如野火撩原,從馬來西亞到新加坡、印尼、泰國、香港等地。台灣雖因受龍魚開放而稍阻花羅漢風朝的漫延,但筆者已漸漸感到一般蠢動,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。
而這被視為出身微薄的花羅漢,究竟有何魅力令東南亞萬千魚迷為牠如此"瘋狂"?除了牠被華人宣傳為"發財魚"與"風水魚”外,更因為花羅漢造條魚與飼養其他觀賞魚不同,牠有如人們飼養狗、貓般的靈性,能培養出與飼主互動玩耍的情感。而拜風潮之賜,更有人在這條魚身上發了大財,令不少人投入此發財夢中,加上此魚有好壞等級之分,在炫耀心態與成就感雙重作作祟之下,這條魚就讓人失去理性而瘋狂。
據新、馬兩地水族業統計,新加坡這兩年水族館從近兩百家增加到四百多家,而馬來西亞更是誇張,從五百家到三、四千家。這些水族館有六成左右必須依賴販售花羅漢及相關用品來維持生計,而水族用品商更有高達七成生產是賣給飼養花羅漢所用。在台灣、大陸地區的用品商也承蒙花羅漢的盛行,從每年一、二個貨櫃出口到馬國,到如今每月一、二個貨櫃出口,營業成長速度之快,讓這些商家個個笑的合不嚨嘴而直呼不敢相信。
而用來提供給花羅漢食用的小魚、小蝦、赤蟲,因供不應求除了價格高漲外,當初用來觀賞的鬥魚、孔雀魚、金魚苗、錦鯉苗、東南亞小型鯉科魚等,都被用來當作花羅漢的食餌。而赤蟲的供應大國「中國大陸 ,訂貨更要等兩個月後才能出貨。這些怪異現像,在過去,從來沒有一種觀賞魚可以達到如此境界。
這種現像在馬國被稱為「羅漢-奇跡」,因為除了華人玩賞這條魚外,連馬來人、印度人在這波熱潮中也,受影響。馬來人認為紅眼睛的花羅漢有避邪退魔的能力,而有些花羅漢身上的墨斑鱗,更因為長得像阿拉的可蘭經文,而將此魚視為神跡且被奉養著。
(轉載自AquazooNews 出版之百變羅漢一書,特此致謝!)